杭州档案 > 档案学会 > 学术论文
文字: 大  中  小     打印
金融档案信息开发与利用浅谈

上传时间:2007年01月05日 )

    档案信息的开发利用是档案管理工作的根本目的。银行档案如何发挥自己的特殊优势为金融业提供有效服务,从而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集中体现在档案信息资源开发利用的水平和效果上。为此,笔者根据实践工作中的体会,对金融档案信息开发利用工作谈一些粗浅的认识。

一、金融档案信息的开发利用为人民银行监管工作提供依据

金融档案信息具有自身的特点:一是政策性。国家金融法规、金融政策文件具有法律效力,有很强的指导和制约作用。以制定国家利率政策来说,我们可以从档案信息中,通过分析了解其变化情况,预测其发展趋势,掌握和调节全社会的消费、经济结构和市场供求。从而发挥金融信息对经济的宏观调控作用。例如,1998年原人行海南省分行根据人总行的决定,对无力支付到期债务的海南发展银行进行了关闭,为了防止社会上出现挤竞现象,出现不安定的社会因素,查1992—1998年以来人总行颁布的利率情况,制定了相关的规定保证支付存款的正常运行,维护了海南金融的稳定和社会的安定。二是决策性。人民银行在日常的工作中形成的文件资料具有很强的专业特点和操作性。可以充分发挥和利用,随时向领导及有关部门提供有重要参考价值的资料,使之成为领导决策活动的参谋。例如,建省后,海南的典当行开始兴起,由于典当行的主管机关及批设、管理混乱的局面,造成海南的典当行迅速膨胀,到1995年海南典当行达到300多家。这种管理无序、扰乱金融秩序的现象,潜伏着金融的风险。原人行海南省分行领导根据档案室提供的信息:即人总行关于典当行的金融信息机构属性及人行分支行的管理职责后,决定对全省典当行机构进行整顿,将不符合条件的典当行机构撤销或合并,并经人总行批准保留符合条件的典当行,使海南的典当行从300多家减少到100多家,消弱了金融风险。同时为了规范典当行的管理,行里还制定实施了《海南省典当行管理细则》使我省典当行动作有规可循,有章可依。

二、金融档案信息的开发利用为其他领域的经济建设发挥了凭证的作用。

人民银行在日常的工作中形成了大量的档案信息,并真实地记载和反映了在开展金融业务以及管理工作中积累的文字、数据、图表等综合材料的内容,这些档案信息不仅有潜在的使用价值,而且有重要的现实作用。主要表现在:社会使用价值和经济价值。我们档案室努力挖掘档案信息资源,在处理经济案件、民事纠纷等方面取得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便是一个证明。

1、利用档案调解贷款纠纷。1995年11月海南怡丰房地产开发公司向琼海市乔泉信用社贷款200万人民币,还本付息的时间是11个月。贷款期满后,怡丰房地产开发公司没有按时归还借款,琼海市乔泉信用社在多次催促未果的情况下,上诉法院,要求裁决。乔泉信用社委托华合律师事务所赵军律师就贷款纠纷一案到我们档案室查阅有关文件。我档案室根据案情为其提供大量证据和法律依据文件。经过二审开庭审理达成了协议,琼海市乔泉信用社同意调解为按原期限推迟一年,罚息减少。此案为怡丰房地产开发公司和乔泉信用社挽回了经济损失。

2、档案材料使诈骗分子被绳之以法。1996年6月广东中山市阜康城市信用社被人诈骗贷款1 .18亿元,公检法机关在进行案件调查时发现,此笔贷款是由海南南方信托投资公司提供金融担保的。因此,1998年6月11日,阜康信用社派人到我档案室要求查询海南南方信托投资公司的经营范围及法定代表人等相关问题,我档案室在1991年长期第32卷查到原人行海南省分行《关于海南信托投资公司经营问题的通知》;1991年短期第30卷查到《关于暂停朱邦益海南南方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兼法人代表职务的通知》。此后,从1991—1996年原人行海南省分行再没有对朱邦益的职务问题下发文件。因此,朱邦益1996年以董事长兼法人代表的身份用海南南方信托投资公司作为金融担保,向广东中山市阜康城市信用社贷款118亿元,其行为已构成了诈骗罪。公检法部门多方取证,证实朱邦益犯罪事实成立,将其逮捕归案。

3、依靠档案解决经济纠纷。1997年6月,琼山府城信用社有位储户的一张定期存款单被他的朋友偷走,并制作一个假身份证,利用窃知的存折密码,冒领该储户的定期存款。该储户为此将琼山信用社告上法院。为了解决这一诉讼纠纷,该信用社于1997年7月10日到我档案室查阅有关资料。我档案室根据问题在1993年长期第20卷找到人总行第7号文《关于执行《储蓄管理条例》的若干规定》,该文件的第十四条及第三十四条规定,为该信用社胜诉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依据。事后经过宣传教育,该储户对自己保管不善和交友不慎,造成的损失十分痛悔。信用社对我档案室给予的支持和帮助赞不绝口。

随着人民银行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体制不断深化,金融档案信息的开发与利用越来越被人们所重视,并被广泛地利用,这就要求我们档案员要改变思想观念,即档案信息的开发与利用不光只为本单位本部门服务,也应该为其他领域的政治、经济与文化建设服务,并在《档案法》允许的范围内实现金融档案信息源共享,提高金融档案信息的开发利用率。


文档附件:
链接附件:
相关链接:
     [关闭窗口]